退休党支部李幼华:家风建设要摆在重要位置

  2016年1月12日,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同志的这些指示是非常重要的,有针对性的。改革开放以后,物质财富多了,廉洁修身、廉洁齐家,成了首当其冲的问题。做不到这一点,不仅是接班人成问题,现实就会产生腐败,党的事业就会遭受极大损失。回想我党早期,总结顾顺章、向忠发叛变的教训,就是从生活上的问题开始的。所以我们党对干部的生活作风一向要求非常严格,老一辈革命者都是以身作则的。而没经过生死考验的现在的领导干部,却出现了“塌方式”的腐败。有些所谓的“红二代”,掌握了国家政治、经济大权,不是廉洁奉公,而是大肆敛财,成了新的官僚资产阶级。有的还把钱转移到外国,根本背离了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这种人已经变质,不是“红”而是黑,问题非常严重。所以,党中央提出家风问题,告诫领导干部,也告诫下一代,这是关系到党不变质,国不变色的大问题。

  我的父亲也是一个老革命,一生廉洁奉公,坚持原则,一尘不染。对子女要求也非常严格,他不许子女摆父辈的功劳,他教导我们:“你们干革命不要靠死人(烈士),也不要靠活人,要靠自己。要老老实实做人,为人民服务。”我们兄弟姐妹都是靠自己努力学习、服从组织安排走上工作岗位的,我家二代、三代没有当官的,没有做生意的,没有违法乱纪的。我父亲出身“地主兼商业资本家”,他抛弃了温饱的个人家庭生活,为了打倒帝国主义、土豪劣绅,改造不合理的社会,解放劳苦大众,1929年参加革命,1933年他在北平志成中学(现35中)高三毕业,受北平地下党委托,给族叔李大钊烈士打幡送葬。他义无反顾完成任务,后被特务注意不能再在北京考大学,就回家乡参加了共产党。这样一件光荣的事,他从来不宣扬,直到1986年中央党校党史研究室和光明日报来采访他,他还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要宣传。”他的低调让采访者惊叹。还记得在劳动部工作时,爷爷写信介绍一位乡亲求他帮忙办事,爸爸一口回绝。爷爷说他“六亲不认”,他一心为公,可见一斑。文革中他在云南挨整,我妹妹在北大荒一年多后有探亲假,需要父母写信证明身体不好,她就可以去探亲了。可是我父亲写信说,“我参加革命40多年,没有请过假。我身体很好,你不要请假。”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都坚持原则,坚持实事求是不说假话。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一根筋“的正直的人。

  文革中我才了解父亲的坎坷经历。爸爸1935年任我党全国总工会北方代表处天津市工人联合会特派员。因叛徒出卖被捕。在狱中坚贞不屈,领导了三次绝食斗争和一次卧轨斗争,1937年被抗日义勇军营救出狱。1938年参加了冀东抗日大暴动,八年抗战在冀东根据地打鬼子,日本投降后出兵东北,......。曾担任省军区司令员,省委书记。可是后来被莫须有的原因一步步的贬职。1949年被贬为天津市财委秘书,但他抓住机会到基层深入做调查研究工作,了解市场情况。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周总理任命他为中央劳动部劳动争议司副司长(司长缺)调到北京(我同年从老家来的北京)。后来他任林业部副司长、司长。他本性不改,还是一丝不苟对党内的错误和不正之风提出批评意见。在工作中对原则性问题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意见,又受到错误处理,1958年发配云南,降职降级,监督劳动。他经历了各种磨难、考验、甚至屈辱,始终胸怀坦荡,光明磊落,不肯为了得到宽恕违心的说违背原则的话,也从不违背事实,始终坚持一个共产党员的立场。听一位知情人说,反右时林业部给他们劳动工资司一个右派名额,他坚持他的司没有右派,不报名单。结果领导内定他为右派报上去了。他一直不知道。文革中,造反派请他到林业部揭发批判整他的部领导,他拒绝了。而是通过组织解决问题,按党章规定办事。他相信组织,相信党会给他清白。一生中,他心怀劳苦大众,坚持自己为人民谋利益,为中华谋复兴的初心始终不变。他坚信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必胜。他不是口头上说,而是身体力行。不论顺境逆境信仰不变,这一点很不容易。当中组部的同志给他落实政策时,握着他的手说,:“像你这样的好同志,太难得了。”他的正直、诚实、信仰坚定也极大的感染着我。

  1959年我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父亲写信教导我“不要为得红旗而说假话。”我是1964年入党的,文革中我没有随波逐流,而是维护党的政策。在院专案组和生物物理所党委,我冲破阻力,给被诬陷的老干部落实政策。在党委会上公开抵制四人帮之流违背毛泽东思想的谬论,学习革命前辈坚持真理不动摇的精神。在“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最紧张的时候,我偷偷地跑到胡耀邦同志家里给他通风报信。他教导我们:“你们干部子弟要革命,不要当官。”打倒四人帮后,我有两次被院、所领导重用、提高个人工资和职位的机会我都放弃了。我决心不当官。一是有自知之明,我也是一根筋,不想当官挨整。二是我有专业知识,能够靠诚实劳动生存。作为一个党员,在任何岗位都能维护党的利益、宣传党的主张,为党工作,不忘党的宗旨这是我们家的传统。

  谈到生活作风,父母更是我们的表率。他们生活简朴,不讲究吃穿。生活和普通劳动人民一样。他们什么粗茶淡饭都能吃。父亲从来不请客送礼。有一次一个老乡来看他,带了一箱唐山瓷器送给他,他非叫人家拿回去。后来是我大哥买了下来,大哥看拿回去太沉了。父亲反对请客吃饭,反对铺张浪费。1983年他在唐山市开会,市领导请老领导们吃饭,比较丰盛,大大超过了四菜一汤,别人都不说,他忍不住当场提出批评,弄得唐山的干部很难堪,花国家的钱他真心痛啊,当场他心脏病也犯了。他一生艰苦朴素,一尘不染。去世后除了自己住的房子外没留下个人财产,真是两袖清风。我们这一代,赶上了改革开放新时代,我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能忘记是前辈的流血牺牲换来的。想想前辈的革命精神,想想习近平同志的殷殷教导,再想想我们国家还有很多生活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多为人民做好事,不要自私自利,不要贪图享乐,要想着老百姓,要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把握住生活关才能永不变色。

  我们不但自己要继承革命的家风,而且要把优良传统传给后人。我的孩子在姥爷姥姥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也都很正派,遵纪守法,自强自立。为了教育孩子,我在晚年开始写回忆文章,写革命故事,告诉他们祖辈是怎样的人。现在讲他们没有时间听,将来想听我可能讲不了啦,所以我写出来留给他们,希望用这样的方法把我们的家风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  编:100101
电子邮件:ioz@ioz.ac.cn
电  话:+86-10-64807098
传  真:+86-10-6480709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