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世骧:参加抗美援朝反细菌战,组织团队根治千年蝗灾,他的一生如此传奇

    作者:科技日报  |  2021-09-22

    20世纪50年代,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美军在战场投放了生物炸弹,这种特殊的弹药藏着带菌昆虫,能迅速向外传播病毒。1952年初,他受命主持反细菌战科学调查中的昆虫鉴定工作,他领导团队对美军飞机撒布的大量带菌昆虫标本进行了分类鉴定并写成《国际科学委员会调查美国细菌战报告书内有关昆虫的若干事实》为揭穿美国细菌战提供了科学依据。1953年,中国暴发蝗灾,严重威胁经济...

  • 马世骏: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科学先驱

    作者:宋昌素  |  2021-07-31

    他有过根除东亚飞蝗蝗灾的光辉业绩,有过对《我们共同的未来》的卓越贡献,有过创立复合生态系统理论的巨大成就,他更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赤诚爱国心。他为了学习科学知识服务祖国而远赴国外留学,他为了全身心投入新中国建设又冲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国,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全部都奉献给党和国家。他就是誓言要用知识改变落后祖国的中国生态学之父、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科学...

  • 郑作新:博物少年,终成巨匠

    作者:自然书馆  |  2020-11-19

    他是一个曾缠着奶奶问“精卫还填海么”,跑去“老虎洞探秘”,对未知事物充满好奇的博物少年。他在上天入地的拼搏精神激励下,坚持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不断探索。博物少年,终成巨匠。

  • 从签赠本想起叶毓芬副教授

    作者:顾金亮  |  2020-11-13

    叶毓芬是著名生物学家、我国实验胚胎学的主要开创人童第周的夫人。童第周出生于浙江鄞县,叶毓芬原籍浙江镇海,两人青年时代都在宁波读中学。1926年经童第周的中学老师介绍,两人逐渐由相识到相知。1922年童第周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复旦大学,1927年毕业。1928年1月由生物学家蔡堡推荐,到中央大学生物系任教。在童第周的鼓励和帮助下,叶毓芬勇敢地挣脱了封建婚姻的束缚,也...

  • 难忘的横断山区考察

    作者:王书永  |  2020-10-15

    1981年—1984年,连续4年,每年夏秋持续4、5个月时间,我参加了由中国科学院组织的横断山区的大规模多学科综合科学考察队。这次考察,无论从考察地区的特殊自然地理条件、考察的形式、考察的经历以及考察的结果和收获,都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回忆,令我终生难忘。每当回忆起考察过程中某些片断,心情都无比兴奋,甚至是激动。横断山区高山峡谷的特殊自然地理条...

  • 20世纪50年代党领导消灭血吸虫病的历史经验

    作者:光明日报  |  2020-09-15

    坚持走科学防治的轨道。在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中,党中央认真听取科学家和专业人员的意见。1956年2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室水生动物研究专家秉志来信建议,在消灭血吸虫病工作中,土埋灭螺容易复出,对捕获的钉螺应采用火焚的办法,才能永绝后患。毛泽东同志接到信后非常重视,当即指示一定要邀请这位专家参加随后将要召开的第二次防治血吸虫病的会议。1959年10月30日,毛泽东...

  • 《送瘟神》的精神内涵

    作者:北京日报  |  2020-09-15

    新中国成立之初,新生的人民共和国遭遇到血吸虫病这个“瘟神”侵袭。 尊重科学家的意见,尊重科学规律,是毛泽东的一贯作风。1956年3月3日,毛泽东接到中国科学院水生动物专家秉志2月28日写给他的信:鉴于土埋灭螺容易复生,建议在消灭血吸虫病工作中,对捕获的钉螺采用火焚的办法,永绝后患。毛泽东看了非常高兴,当即指示卫生部照办。从此,毛泽东到各地视察时,都要把这...

  • 中国脊椎动物学的奠基人寿振黄先生

    作者:魏辅文 王德华  |  2020-09-10

    脊椎动物奠基者,鸟兽虫鱼无不通。分类生态相结合,生物统计开先声。

  • 追踪“生态文明”观形成的轨迹——忆马世骏院士对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贡献

    作者:王祖望 李典谟  |  2020-06-29

    在当今“生态文明”已变成举国上下的一致行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号召已在祖国大地逐步变成现实的时刻,我们不由想起在28年前,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一位隽智的老人,奔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以各种形式呼吁重视生态系统研究,重视生态学研究人才的培养,他亲手创建了我国第一个昆虫生态研究室、亲自组织和创建了中科院环境生态研究中心和中国生态学会,并创办了《生态...

  • 汪松:耄耋“卫士”,保护野生动物,迈出生物多样性保护第一步

    作者:王江江  |  2020-06-19

    当年缠上绑腿、背着枪支在大兴安岭雪地里寻找动物并制成标本的汪松, 如今已步入耄耋之年。作为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和国家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原常务副主任,他曾参与1988年《野生动物保护法》拟定,近些年又多次参加《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研讨会,提出将生物多样性、野生动植物保护等相关法律法规并入整体框架,更好地保护好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让我们生存的星球因为多...

  • “中国克隆之父”童第周:一定要争气!

    作者:张劲硕  |  2020-03-05

    童老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期间,是可以享受高级别待遇的,但是他从来不乘坐轿车,也不要任何特供或特殊待遇,仍然在研究所坚持研究工作。童老平时的生活也特别简朴,汪先生说:“童老每天都是自己拿个小饭盒,装着从家里带的饭菜,到锅炉房一热,就是一餐了。”

  • 陈世骧:留下一张厚重的考卷

    作者:李晨阳  |  2019-10-31

    陈世骧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在法国巴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还曾在英国伦敦博物院、德国柏林博物院等单位工作。1934年,他回到烽烟渐起的中国,辗转于多家科研机构,始终坚守自己科学报国的信念。这样一位德才兼备的学者,又在昆虫研究所的筹建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由他出任昆虫研究所首任所长,可谓众望所归。